里不免让萧逸凡当局者迷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,我还有事情呢!”萧逸凡说着在宋玉琦应了一声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管儿,谁给你打来的?”春姐开着车这时侧首好奇的对萧逸凡说着。

    “嗨,我的一个同学!”

    “同学?哦,呵呵……那是男生还是女生啊?”春姐笑着道,只不过他这时心里竟涌起一丝莫名的酸楚!

    “一个女生!”萧逸凡直面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,管儿,你谈恋爱了?”春姐更是好奇的看着萧逸凡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额,哪有!像我这条件的还敢奢求什么恋爱啊?我们就是同学,她和我妹妹关系很好,所以就常联系了!”萧逸凡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呵呵……”春姐说着转首过去认真的开起车来,车轮滚滚向前,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家气势非凡的酒楼前。

    这家酒楼名叫‘帝都’,在这个城市可谓首屈一指,能进里面消费的那不用说都是达官显贵了,一般普通老百姓是消费不起的。

    这酒楼装潢的非常讲究,名为帝都里面也竟是按皇宫风格所造,金碧辉煌的大屋顶、朱红的木制廊柱、门窗和宽阔洁白的汉白玉台基组成,这样的设计不但华美壮丽,而且对建筑物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大屋顶层层飞翘的屋檐和屋角,使屋面形成了巧妙的曲线,大屋顶上装饰的鸟兽,不但给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,也使得人有一种穿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管儿,走、我们进去吧!”春姐这时在酒楼门外停好车子,不一会儿他们便来到这酒楼里的贵宾vip包间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服务员敲了两下房门,在里面应声后便打开房门:“两位请!”随后服务员伸手弯腰对春姐和萧逸凡做了个请状。

    春姐点了点头,当先跨步进的里面,萧逸凡紧随其后,里面是一张豪华的圆形大木桌,桌前此刻作者约莫六七个人,个个西装笔挺甚是精神。

    待春姐他们进来,那几人便纷纷站起,其中坐在主坐位上的一个金丝眼镜秃顶男当先朗声一笑道:“诶、你们看,我们的春天大美人这不是来了么?”

    说这话既然坐在主座,来头自然不小,春姐姗姗来迟这下自然不敢怠慢,急忙伸手握了握笑道:“刘董,您真是说笑啦!小女子怎敢当个美字啊!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春天啊!以往相邀你都是准时到,今天可是迟到了,喏,快半小时了!”这时坐在那刘董身边的一个瘦高个边说边看看了腕上的手表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经理,是小女子不对,今晚大家随意小女子陪诸位多喝几杯,算是赔罪了!”春姐笑说着,周围便热闹的全笑了起来,想来必定都是老友了,所以才会这般无所禁忌的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可就不客气啦……”随后周围和声一片,在这样的哄闹中春姐被那个刘董拉着坐在了他的下手,萧逸凡在春姐的边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菜还得做一会,小女子趁这个机会给大家引荐一下我的朋友!”春姐说着便拉着萧逸凡站了起来,“他叫萧逸凡,现在在本市读高中,希望大家以后可要对我这小老弟多多关照啊!”

    “哦,小伙子挺精神的么?嗯,观其( 美女急急如律令,收 http://www.danmeiw.com/7_7375/ 移动版阅读m.danmei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