耽美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八一八我的桃花运 > 正文 第99章 内疚
    1995年腊月里,我向单位辞了职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大姐劳神费力求神拜佛好不容易帮我弄到的一切,我全部舍弃。35岁的壮年汉子,辞掉工作了四五年的单位,从此与企业一刀两断,我有一种“风萧萧兮,易水寒;壮士一去兮,不复返”的悲壮和对前途莫测的感怀。单位不准办理停薪留职,我辞职等于自动离职,作为一个企业的工式职工所享受的福利待遇,从此与我无关。我的生老病死退休养老,一切由我自己承担。国家统招全日制四年本科毕业生,已经不包分配,大学毕业不一定能够找到铁饭碗。我只是一个两年制的本科委培生,38岁毕业后重新面对社会自谋生路,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单位辞退一个职工,要给予一定的补偿,我是自动离职,单位结清了我当月的工资,让我走人。办理离职手续,我在单位有关文件上签字,第一次感到了现实的冷酷。文件写得很清楚,我是自动离职,今后生病出事一概与单位无关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我下决心借款两万辞职别妻去读本科委培生这一步,我是走对了。两年后,企业经营管理不善,单位宣布破了产。原单位被同行业某私营企业承包经营继续生产,一部分工人留岗继续在企业上班,其它下岗工人根据工龄长短领了一笔钱,然后每月领取120元的最低生活费。我两年委培本科毕业生,应聘到省城一所民办中专学校当教师,收入虽然不高,但至少我有了一条新的出路。

    单位当初卡我,不给我办停薪留职,让我在自动离职书上签了字,其实并没有将我除名。单位宣布破产,我仍然作为单位一名工作了5年的工人被上报到有关部门。有关部门按名额把我的下岗补助金发到了单位,被谁领了,下落不明。后来有同事叫我去找有关领导要这笔补偿金,但我放弃了。后来与我妻子水壶的夫妻缘分走到了尽头,去找原领导帮忙给我开一个夫妻感情破裂情况属实的离婚证明时,一位老领导居然声明再三:证明可以替你开一个,但你不能因此证明你是单位的人,来向单位要这要那,你已经是自动离职的人。我不禁好笑。连声说一定一定,只是求你行个方便。

    人走茶凉,我办完有关手续最后一次离开单位,工友们对我的感情也是挺复杂的。有的有着某种妒忌的冷漠。与我关系很铁的同事们,对我的辞职依依不舍,同时对我给予深深的祝福。最后,单位还给予了我一丝人情关怀。我与同事合住单位的那一套一楼两室一厅的房子,在我读书期间,仍然可以居住。一旦我毕业找到新工作,必须搬出,将房子交还给单位。

    办完辞职手续,我与邻居换了房。我和水壶搬进无阳台房住,邻居搬到带阳台房间住。邻居大义,给了我一千元人民币的阳台装修补偿。如果是狡猾之人,完全可以不给。因为我不是单位的人了,两年后我必须搬走。新搬进来的人,不认我装修的花费,叫我拆除好了,我毫无办法,因为拆除下来的东西一钱不值,如同垃圾。当初为了结婚,我抢占了带阳台的房间。邻居保卫干事大度,没有与我计较,我们这对团结户一直和平共处。我要滚蛋了,邻居体恤我求学艰难,大大方方地给了我一千元阳台装修折旧费,我真是受之有愧。但恭敬不如从命。路遥知马力,日久知人心。很庆幸,我遇到了一位好邻居。

    我去南京后,孤孤单单的水壶搬回了娘家居住。等我每年大学放了寒暑假,水壶才回到单位的家,与我共享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这一生我最对不起的一个女人是水壶。

    这位比我年轻12岁的第二任妻子,当初不顾父母反对,非我不嫁。可是嫁了两年,却要面临两年的夫妻分居的寂寞生活。

    1996年3月的一天,水壶把我送到了省城。这是我们夫妻第一次长久分别。晚上在省城一家车站坐长途卧铺汽车,第二天上午赶到南京报到。晚上我上了车,车开动后水壶向我挥手告别时,她哭了。

    水壶在医院当护士,每月收入700元。我是辞职自费上大学,凑齐了学费,以后每月的生活费,靠水壶供给。水壶每月领到薪水,汇寄给我400元做生活费。

    我每周定时给水壶打一次电话,至少给水壶写三封信,几乎每隔一天写一封信。我这样作,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考虑,让水壶每周都有几天收到我的信的喜悦。

    我们这个中文系本科插班生委培班,与我国1970年代恢复高考制度后招收的工农兵学员相似,年龄参差不齐。年轻最大的有40多岁,最小的19岁。

    同学中,只有我是唯一来自企业的工人。同学们大都是带薪学习,家里经济条件比我好。我一个36岁的男人,在大学里,成了同学们同情怜悯的对象。尤其听说老婆每月汇寄一多半的薪水支持我上大学,一位诗人同学总结说我们是20世纪最后一对模范恩爱夫妻。

    开学后,班上推选一名班长,坐在我身后一位长得丰满的女同学,小声说出了我的名字。我慌得不行,我活到30多岁,从来没有当过官,叫我当什么班长,简直是哪壶不开揭哪壶。可能我来自企业工人,为人朴实厚道,这位女同学对我十分信任,想把我推上班长的位置。最终贵州的一名挂职副县长同学被委任为班长。

    班上同学一个个非常自我,个个都是老子天下第一,这令我开了眼界。我出身农民,后馆打工,我正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我每周去几次图书馆,每次工作一至二个小时,把师生还到图书馆的文学与社会学类的书籍搬到图书手推车上,然后推着图书车到书架前,把书分门别类的放到书架上。言情小说,放在言情书架上;武侠小说,放到武侠小说的书架上。各国的小说,放到各国小说的书架上。如此而已。每上一本书4分钱,一月上一万册书到架上,我有400元的收入,不耽误学习。

    每月老婆给我寄400元,在图书馆打工挣400元,一月共800元生活费,生活马马虎虎。

    每每在图书馆搬书上架,看到那些在图书馆挑书的我的侄儿辈的男女后生们大学生,我心中莫名生起一种骄傲,别看我满头大汗为你们服务,可我却不是一般的打工者啊。有时候,看到靓丽的女大学生朝我投过来不经意的一瞥,我禁不住一惊,总会生起一种艳遇的渴望。每每这样一想,我有一种罪恶感,觉得自己心生这种浪漫主义的念头很是对不起老婆。

    手头经济紧张,我不敢乱花钱,不敢和同学们下酒馆和周末外出旅游。学校大礼堂每周六周日各放一场电影,我想去看,也是一个人去,独来独往,买一瓶矿泉水,五块钱买一张电影票了事。

    有一次,我进了大礼堂坐对号入座不久,电影还末开始,忽然看见班上两位女同学(一位未婚一个已婚),从走道走到前排位置坐下。我立即起身,外出给两位同学买了冰其淋开心果之类的零食。两位同学面对我的殷勤,大为感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的举动便在班上女生中传开了,女生们都说我有绅士风度。

    第一学期末,班上评特困生助学补助,我被评为第一类,获得了系里发800元的助学金。其它两位同学分别获得了500元300元的助学金。

    水壶也爱写作,她写作的内容是医学方面的。医院宣传干事办墙报,水壶给墙报写医学小常识。有一次,水壶的一篇护理论文被杂志社采用了,要交300元的版面费。医院方面,发表论文的职工每篇给予500元奖励。交版面费发表论文,名利双收。

    水壶每月薪水寄给我400元后,所剩无几。水壶为了发表护理论文,给杂志社寄了300元,手头仅剩下100多元,要维持她一月的生活开销,非常紧张,曾经想到一家医院去卖血。可是,水壶跑到那家医院,看到了一位在那家医院工作的护校同学,立即逃走了。水壶要强,不愿意找亲友同事借钱,她咬紧牙关,吃了一个月的两毛钱一斤的豆芽菜,硬是把一月给挺了过去。这是我一学期结束后,回家听大姐说的。

    在大学食堂里,我最喜欢吃的一种菜是白斩鸡。有一次,我在食堂里美美地享受着美味白斩鸡的时候,想到水壶为我受苦受累吃了一个月的豆芽菜,不禁眼泪双流。( 八一八我的桃花运 http://www.danmeiw.com/4_4462/ 移动版阅读m.danmeiw.com )